“抱团”共建产教融合共同体,校企能否真的“双向奔赴”?

发布时间:2024-05-25 03:01:23 来源: sp20240525

  羊城晚报记者 崔文灿

  产教融合融而不合、校企合作不深不实,一直是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堵点”。记者留意到,近期,多所职业院校开始联合企业、本科院校,“抱团”成立产教融合共同体,尝试在产业与教育链接上,寻求新的突破。

  校企合作“冷热不均”的问题能否破解?人才培养能否从中寻求突破?解析产教融合共同体这个样本,实际上就是回答在产业转型升级下,职业教育面临的新问题、新情况,以及如何实现新发展、新跨越。

  共同体中企业数量占据“半壁江山”

  12月的深圳,依旧温暖。记者走进宝安区一处3000平方米的智能制造装备展示厅,这里是大族激光的机床王国。一台台激光装备和关键器件,代表着全球领先的智能制造技术,也源自他们的科技创新。

  这家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成功打入欧美、日韩、东南亚等地的市场,成为众多中高端市场行业头部企业客户的选择。

  但这样的企业也有用人的烦恼。深圳市大族锂电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启军说:“新能源锂电和智能装备近两年需求量暴增,我们有人才的缺口,但学校的教学体系并不能完全契合我们企业的需求。”

  在珠三角地区,有着许多像大族激光这类专用智能装备企业。这类行业具有技术含量高、非标定制化生产、产业链上下游关联度高等特点,对技术、技能人才提出了极高的要求。

  郭启军认为,当前正处于技术快速“升级迭代”期,要求企业必须以更高的标准,更快的速度,更广的视野,来培养行业人才,推动技术创新,“要实现这个目标,加强产教融合、科教融汇,是必由之路。我们要通过产业与教育深度融合,将前瞻性的知识、技能和标准传递给新生力量。”他说。

  去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改革的意见》,当中提到的探索省域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新模式、打造市域产教联合体、打造行业产教融合共同体被视作现代职业教育的“一体两翼”,成为接下来各大联合体、共同体酝酿成立的指南。

  如果说,以前校企合作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学校积极而企业冷淡,那么“产教融合共同体”的提出,让局面有了转机。记者留意到,近期职业院校接二连三成立的产教融合共同体中,企业数量占据“半壁江山”。不仅在智能制造领域,在教育、公共卫生等方面,企业寻求合作的诉求都十分旺盛。做好产教融合,正成为越来越多企业的共识。

  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冯伟认为,行业产教融合共同体的建设,是系统推进教育、科技、人才一体化发展的重大创新举措,也是现代职业教育“一体两翼”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多方协同共建产教融合共同体,将普通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与行业进步、产业转型、区域发展相融合,最终要实现教育链、人才链、产业链、创新链的“四链融通”。

  竞争对手成为“一家人”

  共同体的成立,热了企业,也让职业院校看到了春天。12月10日,在全国专用智能装备行业产教融合共同体成立大会前夕,广东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校企合作中心主任、创新创业学院院长李友余难掩兴奋之情,与共同体企业代表畅聊至凌晨。未来如何合作、如何共赢,一种希望在学校和企业中升腾。

  广东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是国家“双高计划”建设单位,在广东高职院校中,处于较为靠前的阵营。与之携手共同组建共同体的,还有行业龙头企业深圳市大族锂电智能装备有限公司以及本科院校广东工业大学、深圳技术大学。而且颇有意味的是,产教融合共同体成员内的不少企业平时是竞争对手,此次也加入共同的阵地,成了“一家人”。

  对于不同层次学校、不同企业的“抱团”,李友余认为,向先进者学习是共同体一个重要的使命。

  “优秀的前锋,优秀的后卫,组成了一支优秀的球队,”李友余比喻道,“传统的职业教育具有局限性,最先进的技术研发肯定没有重点本科强,所以在协同创新方面还是要靠高水平大学来牵引;而对企业来说,资源互鉴,手拉手才能走得更远。”

  记者了解到,各方在规划产业的同时,也将规划职业教育,各自整合优势资源。从本科院校、高职院校到中职学校,实现分层分类培养、一体化设计,为产业金字塔人才结构一对一精准匹配。

  在共同体中,校企合作是否能够突破以往“不深不实”的困境?对此,广东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蓝祥龙说:“合作能不能、深不深要看谁当家。我们要一起将共同体打造成为实现共同发展的战略共同体、协调配合的行动共同体和相互支持的情感共同体。”

  未来发展仍待探索

  产教融合共同体尚是新鲜事物,接下来怎么办、怎么干仍待探索。

  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校长卢坤建认为,产教融合中,教师是主体力量,亦是产教融合核心要素,“老师应该有对头部企业技术发展走向的领悟、把握、服务能力,否则产教融合将无从谈起。”

  “职业教育必须实施更大力度的开放办学,才能把八方资源更好引入到学校办学治校的全过程、各方面。”广东省外语艺术职业学院党委书记马栩生如是说。

  顺德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处长、教授肖冰谈到,在产教融合共同体中,龙头企业要先梳理自己核心的产品和业务,再据此来确定要做什么事、需要什么人。头部高校和职业院校领到各自的“任务清单”,形成完整清晰的链条。这样一来,人才培养直接针对企业核心产品和业务,学校、科研和上下游企业的联系也会更加紧密。

  在广东省产教融合促进会执行秘书长万俊杰看来,产教融合共同体既要实现“和合与共”,又要保持和而不同,还要知行合一,并不容易。

  如教育部职业院校教育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刘兰明所说:“要开展形式多样的深度合作的办学实践,推进办学模式、培养模式、评价模式的改革,彼此依靠,拥有不可或缺的‘鱼水之情’。”(羊城晚报) 【编辑:曹子健】